刘丽:新时代的大国工匠需要“几股劲”

2019-08-15    来源:《中国女性》海外版
分享到:

  她是大庆油田第二采油厂的一名采油工,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技术能手等荣誉称号。她也是“刘丽工作室”的带头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技能专家,登上央视新闻的一位“大国工匠”。刘丽说,要成为新时代的大国工匠,最重要的是要有“几股劲”:遇到辛苦不怕累的干劲;遇到挑战不服输的倔劲;遇到挫折不气馁的韧劲;遇到难题不放弃的钻劲;还有遇到困难不退缩的闯劲。

  大庆油田是我国工业战线上的一面旗帜,每年到大庆油田参观、考察、学习的来宾有一个必去的地方,那就是“铁人” 王进喜纪念馆。而今,来“刘丽工作室”参观的人也日渐增多。回溯大庆油田近60年的发展历史,在刘丽的身上既可以看到对“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的传承和延续,更可以看到新时代的石油工人把“我为祖国献石油”的旋律唱得更动人。

  父亲的影响,女儿的传承

  人们耳熟能详的“铁人”王进喜是第一代大庆石油人的典型代表。和王进喜一样,刘丽的父亲刘文生也属于大庆油田的第一代石油人,先是在采油队当队长, 后到培训中心做教育工作。刘丽是家里第六个孩子,由于年龄的差距,她对父亲早年的工作并不是很了解。然而让她不能忘怀的是,父亲在80多岁高龄的时候, 每天看报纸、写日记的习惯从未间断过。受到父亲的影响,“学习”二字从未远离刘丽的工作和生活。

  1993年,刘丽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从技校毕业。上班后,她又用一年的时间昼夜兼程继续学习,考入大学深造。在刘丽眼中,父亲那代石油人最大的特点是“老实、认真”,这也是大庆油田的传家宝“三老四严”精神的体现。1998年8月,刘丽宣誓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 在此之前,她写了两年多的思想汇报。“每次我都会把思想汇报拿给父亲看,他逐字逐句地批改,和我交流哪方面工作做得还不够,哪方面还需要加强。父亲总能给我指出很多不足。”刘丽回忆说。

  随着开采难度不断加大,简单、重复的体力劳作已经不能满足实现百年油田发展的需要,以刘丽为代表的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职工成为大庆油田高质量发展的急需人才。

  在油田生产一线建功立业

  在石油行业,拥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工作室虽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依旧值得工作室的带头人珍惜和骄傲。2011年“刘丽工作室”初创时,成员只有两个人。如今,工作室共有成员531人,其中女工325人,占比达到61.2%。

  刘丽说,女员工奋战在油田生产一线, 首先面对的挑战是野外作业的恶劣环境。“我们地处东北,夏季炎热,冬季严寒,女员工在身体上面临着较大的考验。在采油工作中,男女在岗位区分上的差别不大,女员工一样要管理油水井,一样要做生产维修。工作时需要使用大机械和铁工具,很多都是体力较重的活,所以对女员工的体能有较高的要求。”在她看来,要想干好工作,女员工势必要比男员工经受住更多的考验,尤其是想成长为技师等高技能人才,承担起岗位上的急难险重任务,就要付出更多。

  站在井场上的油田女工,她们不娇气、不怕苦、不怕累,和男员工一样能担当。在工艺改造和技改革新方面,油田女工努力锻炼自己的空间想象力和立体思维能力,有针对性地补齐机械技术方面的短板。为了在各方面都能保持“发言权”,刘丽像海绵吸水一样不断学习新知识,开发新技术。

  今年5月,央视新闻的《大国工匠》节目曾播出刘丽调试最新一代抽油机井口盘根盒的画面。她一边向徒弟们展示,一边解释说:“转动这个盘根盒的外壳,然后这个密封圈就出来了。”更换盘根盒中的密封圈,这项看似普通的工作是采油工巡检中发现井口出现漏油时必须要做的,然而这个活儿在过去,也是采油工最不愿意做的。“平常我需要拿螺丝刀顺着方向一点一点抠取,螺丝刀伸下去没有活动的空间,经常把这个螺丝刀都别弯了, 到底下也不好抠,尤其是产生的小碎块在底部根本就抠不出来。”

  几十年来,采油工们一直都用抠取的办法更换盘根盒密封圈,虽然也自创了一些工具,但都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更换难的问题。那时担任井长的刘丽也在重复这项工作,如何改变这种更换方式, 她几乎天天都在琢磨。直到有一次,刘丽在使用口红的时候灵光乍现。“我转动的是唇膏底部,但是唇膏从上边慢慢地露出来了。我恍然大悟,想到可以通过旋转顶出的结构把这个密封圈顶出来。”她立即着手设计图纸,寻找厂家加工。第一个上下可调式盘根盒在2000年生产出来,刘丽第一时间把它装到了自己管理的抽油井上试验。

  带领团队,锐意创新

  刘丽常说:“‘刘丽工作室’不是我自己的,如果只有我一个专家,那工作室的意义就没有发挥出来。”她深知只有整个团队强大了,才能真正助力油田发展。

  员工做创新的热情越来越高,岗位上对成果的需求也越来越大,做创新的过程中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也自然越来越多。刘丽以工作室为平台,大力推动多工种合作、跨专业联合,真正实现了强强联合,合力攻关。譬如2017年的夏天,雨季降水频繁,因电路问题导致的抽油机停机现象频发。采油队的夜巡工人少,巡查面积大,无法及时发现停机,处理故障有时要延误几个小时,严重地影响了产量。针对这个问题,“刘丽工作室”的采油工们想到做一种高亮度指示灯,把指示灯装在抽油机游梁尾部,通过指示灯的闪动,让夜巡工人远远地就能判断出抽油机的运行状态。

  创意有了,可在形成方案的时候,电源选择的问题成了大家争论的焦点。为什么呢?刘丽解释道:“指示灯利用抽油机配电箱内的自身电源是最合适、最直接的办法,但指示灯要装在抽油机游梁尾部,需要从配电箱向游梁尾部扯线,这段电线悬在空中,野外风吹雨打,会出现断线的情况,后期维护与管理难度很大。”同时,装置要装在高空,游梁尾部位置没有太好的固定点, 就不能使用大型的自身发电装置。面对这些困难,刘丽亲自负责协调,采油专业的技师们搞不懂的难题,她交给擅长电工专业的电工分会的技师们。电工分会的技师们按照采油技师的要求马上着手研究, 大家一起上网查找资料。最终,他们利用太阳能电极板做电源,采用超低温蓄电池和LED高亮度灯,设计出一款抗低温的抽油机运行状态指示灯。安装在抽油机上后,夜巡工人在500米距离内都可以判断出抽油机是否在运行。

  该成果在现场应用后受到一线员工的广泛好评,大家备受鼓舞, 又一鼓作气针对电泵井和螺杆泵井的结构,设计出另外两种指示灯。刘丽把这三种指示灯统称为机采井运行状态指示装置,投入使用后, 既能及时发现停机现象,又大大地缩短了夜巡工人的巡检时间,同时缩短了发现和处理故障的时间,挽回了产量损失。

  通过多工种“跨界”合作,刘丽带领她的工作室成员们实现了“革新资源共用、创新经验共享、专业工种互补、生产难题攻克”的创新模式。

  如今,以“大国工匠”身份出镜的刘丽,对这个称谓依旧充满敬意。她说:“在我心中,高凤林等著名工匠是我高度敬仰的人物。‘大国工匠’,这个称谓是国家和社会对技术工人的高度认可和尊重,也是一面旗帜,一直在我们心中飘荡,激励我们持续向前,不断努力。”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