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萍:谢谢了,我的家

2019-03-20    来源:《中国女性》海外版
分享到:

  《谢谢了,我的家》节目海报

  前不久,一档讲述全球华人家庭文化传承的访谈类节目《谢谢了,我的家》在央视中文国际频道热播,茅盾之孙沈韦宁、吴祖光新凤霞之女吴霜、孙中山的孙女孙穗芳等“名门之后”来到镜头前,讲述感人至深的家风故事。让人们惊喜又有些意外的是,坐在主持人座位上的,是以主持少儿节目而家喻户晓的“鞠萍姐姐”。

  在节目中有什么样的感触,转型中遇到哪些挑战,家风故事带来哪些领悟,鞠萍在女性之声记者的专访中娓娓道来。

  “请您多原谅”

  从1984年成为中央电视台第一位少儿节目主持人至今,鞠萍是一代又一代小观众心目中的“知心姐姐”,清新俏皮的小短发、亲切暖心的笑容、甜美好听的嗓音成了她一直以来最亮眼的形象标识。

  在少儿荧屏上主持了35年,可谓是资历深厚,但首次转型主持文化访谈类节目,还是让鞠萍面临着不小的挑战:一改往日风格,把头发拉直,语速放慢,声音调整得更加深沉,展现更加睿智、知性的一面。更让她感受到压力的是“本领恐慌”。“我是学幼师出身,知识储备不足,面对来自各个领域、学养深厚的嘉宾,担心自己接不上话啊。”

  鞠萍和孩子们在一起。

  为了能适应新角色,鞠萍只好抓紧时间“补课”。“拿到嘉宾名单,就开始网上查资料,跟导演要串联词,把我这50年没有学到、看到的历史人物背景、相关知识补了一遍。”

  不懂不能装懂,谦虚为本,放下身段,善于倾听,亲切随和,这是鞠萍的个性,也是她在工作中对自己一贯的要求。

鞠萍
鞠萍与同事的合影

  每次嘉宾一到场,她一定会立刻过去实话实说“交个实底儿”:“我有些地方不太懂,如果录制过程中,我说错了话,或者接错了词,还请您多原谅,我一定会按正确的再来一次。”

  虽然对嘉宾所处领域的学术、历史等硬知识来说,鞠萍是外行,但讲故事、听故事,却是她的专长。“我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专注投入的聆听者,真听、真感受,跟着他们的故事去笑,感动之处也会落泪,不会在乎镜头里的我好看不好看,妆会不会花啦等等。”这样的时候并不少,比如听到常沙娜讲述她跟着父亲常书鸿守护敦煌的故事。“常沙娜先生出生在法国塞纳河边。但是因为祖国的需要,她的父亲放弃国外的生活,带着她去了敦煌那么艰苦的地方。常沙娜在那里又当妈又当姐,帮助父亲,照顾弟弟,弄栏杆儿、修台阶、临摹壁画……敦煌能有今天,离不开他们的付出。”

  录制时,时常会有各种状况,鞠萍体贴入微地照顾着嘉宾。“有的嘉宾年纪大了,坐在台上的时候,衣服歪了,裤腿里面的秋裤露了出来,我就过去蹲在地上帮他调整。有的嘉宾在台上走位走不准,我会扶着他们一遍遍地找位置。”面对这么亲切近人的主持人,嘉宾们的紧张感也会慢慢消退。“主持人是舞台这个家里的主人,你把自己放平和了,就能跟更多的人打成一片。”鞠萍说。

  有一次录制,鞠萍突发感冒,嗓子全哑,但是嘉宾已经从世界各地赶来,必须如期进行。她哑着嗓子,饱含激情地完成了所有的采访,之后通过配音,把自己现场的话严丝合缝地配了一遍。这对《大头儿子小头爸爸》里的“围裙妈妈”来说,是小菜一碟。“曾经给很多动画片配过音,这算是我的一个小技能吧。”鞠萍说。

  一位嘉宾的采访要录制2个小时,一天采访5-6位嘉宾,经常需要鞠萍12个小时连轴转地录制,然而53岁的她成功“通关”。“主持人也有个好体力,一般到了我这个年纪,本来该退二线了,但没想到,通过这次的节目,居然发现我还有另一种可能,哈哈好荣幸。”

  父母的爱让穷日子变“富有”

  亲切、随和、朴实、谦虚、认真,这是工作伙伴和观众心目中的鞠萍。如果要追溯这样的个性从何而来,绕不开她背后的家庭。

  父亲鞠洪恩是对鞠萍影响最大的人。他生在山东,抗美援朝时当兵,修了14年铁路,1964年参与京西宾馆的建设,从事餐饮、财务管理工作。严守纪律、谦虚低调,是父亲用言行带给她的教育。

  京西宾馆在新中国的历史上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自建成以来就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要接待地,承接各类高规格大型会议,具有转折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是在这里举行。“父亲严守保密纪律,从来不会在家里说今天我给毛主席服务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啦诸如此类的事情。在他去世前出的一本书里,对他的简介中写了一句‘曾为几代党和国家领导人服务过’,被他拦下了。他说,这是他的职责所在,铁一般的纪律,不能算自己的功劳来炫耀。”

  在小时候的那个年代,鞠萍的家庭和其他人并没有不同,过得紧紧巴巴,平时经常就着咸菜或老家捎来的虾酱吃面条。有好吃的东西,父母总是看着她和哥哥吃,一个说,在单位吃过了,一个说,不喜欢吃。也是在穷日子里,父母教会了鞠萍和哥哥勤俭持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过日子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她和哥哥从小就练就了擀面条和包饺子的功夫。兄妹俩还都会踩缝纫机,鞠萍的针线活功底也是这时打下的,她曾经用剩布头剪成四五百块小三角,缝制过一个褥子面。1969年,鞠萍随父母下放到河南省正阳县的五七干校,还学着自己做煤球。

  父母、哥嫂的节俭是他们一辈子刻在骨子里的习惯:一年四季坐公交车,下大雪出门也绝不打车;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宝贝,阳台像个废品分拣站;看电视时绝对不开灯,天热也不开空调,吹风扇,洗衣机的水不能放走,接在桶里擦地用……这些生活细节至今影响着鞠萍。

  “聚会结束,吃不完的菜,我一定打包带回家。我车里有一个筐,收集办公室、演播厅随手喝光的饮料瓶子,拿回妈妈那里去卖,卖个10块钱20块钱,特别高兴。”剧组里用过的本子,年轻主持人随手就扔了,她会带回家,放在打印机再利用,写满字才会装箱卖废纸。这些小事儿鞠萍已经养成了习惯。

  日子虽然不富裕,但父母的爱让两个孩子感受到了“富有”。父亲伟岸如山,在家里却风趣幽默,让两个孩子有什么话都愿意说。母亲王月芬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却是家里的坚强后盾。鞠萍记忆中嗒嗒嗒的缝纫机声里是母亲浓浓的爱。17岁那年,鞠萍随少儿广播合唱团到菲律宾马尼拉参加国际合唱节演出,为了节省开支的同时做出漂亮的演出服,母亲一次次去商场挑选裙料。有天夜里,鞠萍被一声脆响惊醒,发现原来是母亲在为她赶制裙子时困得睡着了,不小心碰到了水杯。母亲不听女儿的劝,用冷水擦了擦脸,又坐在缝纫机前,直到天明。

  鞠萍爱唱爱跳,能说会演,是家中的“活宝”“开心果”,而大8岁的哥哥忠厚老实,是妹妹最好的“保护神”,家中总是弥漫着欢声笑语。从1989年鞠萍结婚后,全家人在每年春节时多了一个仪式,就是拍一张全家福。等两个小家有了孩子之后,大家庭变成了温馨的8口之家。兄妹俩的家离得不远,每周末一聚成为了最温馨的时刻。“现在父亲去世5年了,但我们只要不出差就会聚到妈妈身边,全家福的传统也会一直延续。”

  在鞠萍的影响下,如今儿子蒋翼遥也成为了一个阳光四射的大小伙儿,“陪伴孩子、陪伴家人是最重要的事,现如今经常带80岁的母亲去看世界。”

  传递家庭温暖与报国情怀

  从主持《谢谢了,我的家》,到回忆自己的家庭故事,都让鞠萍对家风家教的意义有着深刻的感触。“一个人的性格会决定他未来所走的道路,而性格是在家庭的氛围中形成的,父母言行都会影响到孩子。在现在大多数的中国家庭中,妈妈对孩子的陪伴普遍比爸爸更多,影响也更大。很多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未来能快乐地生活,有良好的心态,那么作为妈妈,自己就要为孩子树立一个榜样。”

  当然,现代家庭中的家教可不能缺了爸爸。“别看妈妈们天天忙前忙后,可是孩子还是内心中最欣赏爸爸,职业的忙碌和成就,会让他在孩子心中有神秘感。所以聪明的妈妈会追求自己的职业存在感,放手做个懒妈妈,不要大包大揽,尊重爸爸的带娃方式,多赞美多鼓励,少些叨叨唠唠,绝不讽刺挖苦。更多的创造三人空间,让孩子为爸爸妈妈而自豪,成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在《谢谢了,我的家》节目中,嘉宾们的家风故事,常常让鞠萍难以忘怀,感动落泪。周秉宜回忆叔叔周总理,说他用自己的钱买戏票给孩子,绝不让家人坐公家车回中南海;吴霜说,爸爸吴祖光遇事最爱说的话就是“这件事太可爱了”,这句话打败了岁月中的许多艰难;老戏骨秦沛说,“爸爸我爱你”“奶奶我爱你”要说出来让家人感受到;茅盾先生的孙子沈韦宁说爷爷的鸡毛掸子从来没有打下来过;靳羽西的父亲鼓励她说,只能当第一个登月球的人,因为没有人会记得第二个;跟着丈夫王继才一起守岛的王仕花回忆说,丈夫每天的第一句话就是“起床、升旗。” 鞠萍希望通过节目,能将这些故事中深深的家国情怀、家庭情感,传递给更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一代。

  曾经,“鞠萍姐姐”收到过小粉丝们的来信,装满了60多个口袋,最多时一天能收到104封。如今,鞠萍的粉丝横跨老中青少几代人,分布在各行各业。无论她走到哪里,总能被粉丝们惊喜地认出,给她各种各样的“优待”。“越是这样,我越会对自己严格要求。观众朋友能喜欢我、认可我,是我这辈子获得的最多的爱,一辈子都享受不完。”

鞠萍收到的信件

  2016年,鞠萍通过社会化推选的方式,获得了“全国三八红旗手”的荣誉称号。2018年,她作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推选出的唯一代表,参加了中国妇女十二大,并当选为新一届全国妇联常委。“这样的荣誉和身份,对我来说,太珍贵了,是我的荣幸。今后,我会拿出更多的时间精力,关注基层女职工的诉求,为她们解决些实际的困难;开展家庭教育方面的宣讲,传播孝老爱亲的美德,做好妇联在宣传战线上的一个兵。” 

  (记者 李文杰 供图:鞠萍)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