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古典融入生活

2018-03-28    来源:《中国女性》海外版
分享到:

  古典藏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流动在中国人的精神气脉里。我们每一个现代人,都是从中国古典的大门里走出来的,只不过有的人频频回顾,有的人从不回头。古典是值得人们一再回头学习的文化资本与民族自信,美的延续,灵魂的超越。一个生活得有风格与腔调的人,一定是有古典范儿的。

  真正的古典不是消费和娱乐、标榜和作秀,而是沉入文化审美体系的一种自由、尊敬和态度,让我们即便活在当下,也能见古今见天地见众生,拥有高级的生活方式和精神世界的丰富辽阔。当古典文化融入今天的生活美学,也许,你能寻觅到独属于自己的智慧和风雅。

  名家谈古典文化

  叶嘉莹:感发生命,滋养心灵

  真正的精神和文化方面的价值,并不是由眼前物欲的得失所能加以衡量的。近世纪以来西方资本主义过分重视物质的结果,也已经引起了西方人的忧虑。而在我看来,学习中国古典诗歌的用处,也就正在于其可以唤起人们一种善于感发、富于联想、更富于高瞻远瞩之精神的不死的心灵。

  我之喜爱和研读古典诗词,本不是出于追求学问知识的用心,而是出于古典诗词中所蕴含的一种感发生命对我的感动和召唤。在这一份感发生命中,曾经蓄积了古代伟大之诗人的所有心灵、智慧、品格、襟抱和修养。所以中国传统一直有“诗教”之说。其实我一生经过了很多苦难和不幸,但是在外人看来,我却一直保持着乐观、平静的态度,这与我热爱古典诗词的确有很大的关系。

  我做这些工作,还是觉得中国古典诗词的内在精神和兴发感动的生命,不应该中断。认真地学习古典诗词,可以让传统获得一种新的生命力。我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古典诗词的教研工作者,可是我当年回国的那一片初心和意愿多年来没有改变,今天我仍然盼望着古典诗词和中华文化的长流能够绵延不绝,生生不已。

  余光中:古典传统悠久而丰富

  我觉得我们的古典传统悠久而丰富,我们的教育一定要教这些东西,不能让它缺席,我甚至认为如果教科书里面把文言文拿掉了,那无异于剥夺了我们下一代的文化继承权。对于中华民族的学生而言,他们应该有权利继承那么悠久丰富的中华文学、中华文化。

  董卿:你永远可以从中获取力量

  《红楼梦》里诗词挺美的,那时觉得读来就像黛玉读《西厢记》一样,唇齿留香。那里面的诗词比较多一些,伤感、儿女情长、伤春悲秋,这种情怀多一些,可能是那个年龄段喜欢的。

  现在可能我就不会读《红楼梦》里的诗词,用木心的一句话讲,它就是水草,放在那片池塘里,美得让你忍不住想去触摸它,但它捞出来,就失去了生命力和光华。我觉得讲得非常深刻。真正的唐诗宋词,就不是水草了,是直上青天的参天大树,你永远可以从中获取力量,它们根基之深,超乎你的想象。我一直爱苏东坡,但随着年纪再长一些,也会爱杜甫,爱陆游,爱无奈过后的那种力量。

  阅读的乐趣就在于,它是一个广阔的世界,让你知道你的渺小,知道在历史长河中,或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看,很多东西是不必在意的,它让我们能变得更聪明一点。

  木心:从前我家真阔气

  古典艺术顺服自然。20世纪艺术,一句话:人工的艺术。我在上世纪60年代热衷于颂扬人工的艺术,70年代忙于活命,没多想,80年代到美国,大开“人工 ”的眼界,就厌倦了,也看清自己天性中存着古典主义的教养。但我赞赏古典,不是古典的浪子要回家。我是浪子过家门,往里看看,说:从前我家真阔气。

  于丹:古典是一种态度

  我觉得不拘一格、不着相大概就很古典。古典是一种自由、一种尊敬,有时候表现为一种行为,比如写写信。为什么说写信?因为自从有了微信以后大家不怎么写信了,有了语音大家都不在微信上写字了,这些事情都转瞬即逝了。现在大家写东西都是为了跟别人分享,我所说的写信是纯私密的,私人的日记和私人的书信,不为世界评判的那些文字,不取悦于陌生人,只说自己的心里话,有时候有不可遏制的愤怒,有时候烂漫天真不怕别人笑话,把这些东西留在书信里,如果不被陌生人评判,我认为很有古典范儿。

  (以上言论转载自《南方周末》《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等媒体的采访和名家们的专著与讲座。)

  如何美化我们的生活环境

  作者:徐文治:恭王府传统中式生活研究所副主任,布里艺术文化中心创始人,资深艺术媒体人、策展人、空间艺术规划师,中国插花花艺协会理事。近年来致力于传统生活美学研究,对文人茶事及瓶花艺术颇有心得,为恭王府、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故宫博物院等相关艺术展览和文化活动提供展陈设计服务。著有《瓶花之美》。

  观点:过去的老物件怎么艺术化地处理,用我们现代的方式,让其适合我们现代人的生活,你会发现,这一切原来很好玩。

  

  最近几年,我一直在提倡一种生活方式: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生活如何艺术化?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是艺术如何生活化。如果不懂艺术,也就不知道艺术该如何化在生活里。那么,生活也就不会艺术化。满目俗物,没有艺术感。有人收藏了很多的艺术品,但是最后他的生活并不艺术化,因为他的收藏只是投资,他不懂得艺术。

  表面上谈的是生活艺术化,背后支撑它的是艺术如何化在生活里,这是我一直在谈的一个理念。插花也是一样,就是将这门艺术如何化在我们的生活里,如何把我们的生活打造得更好。

  为什么我要谈到空间的规划?现代人买了好大的房子,置办了很多好的家具。但是搭配得不好,整个布置很俗气。比如一个衣柜,加上档头就特别俗气,取下来之后就非常好。柜子形质比较老,可颜色特别难看,是后来人给它上了漆。如果把它做了退光、退漆以后,味道一下就变了。茶室里可以用它做茶棚,原来是个立柜,可以在中间安装小博古架,放壶,放杯子,茶室里所有东西都可以放在里面。

  在明代的时候,文震亨《长物志》里面全是这样的东西。文震亨是文徵明的曾孙,书画有家风,曾供职武英殿,明亡绝食自尽。《长物志》里谈好多东西,这个也是俗的,那个也是俗的。实在没办法,人家家里就是那样玩的。园林怎么布置,家里怎么陈设,他都有成套的说法。比如我们玩石菖蒲,讲究盆植,文震亨说,那是“殊为无谓”的东西,菖蒲应该种地上,“以石子铺一小庭,遍种其上,雨过青翠,自然生香。”菖蒲是那样玩的。而我们将案头放一盆菖蒲,以为很文气,但在文震亨眼里皆是“随俗做好”,境界完全不一样。这就是高下之别。

  《长物志》还谈到了很多文房用具,大多取上古器物,然后赋予它新的概念,改变了器物原来的用途,显得特别的文雅—这就是创意。比如我们现在随便拿一个瓶子,甚至一块破石头,也可以做花器。其实,思路都是一样的。把艺术的东西转一个思路,转一个角度,就会变成为生活中可用的东西。

  我们谈插花,要把花插好。其实,背后是如何把艺术化到生活里面去。好比说,做一个香筒,有的人可能弄得颜色好看些,有的人可能弄得宗教味道浓一些,有的人弄得富丽堂皇。我们可以有更好的办法把它做出来,让它更符合艺术的气息。我们喝茶,需要一个茶勺,现场没有茶勺,就用树枝做一个,随手拿来用。在你眼里那就是一根树枝,你放案头上,马上就变得不一样,因为环境变了。其实,是你赋予了它新的气息。所以,我觉得插花一定要站在一定的高度上去理解。这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生活长河里的一个小水珠,但它反映的是生活审美的所有追求。一滴水可以反映整个世界。一瓶花,你选择什么花材,反映着你的喜好、你的修养。我现在希望通过这么一个点,将大家带到艺术的境界里面来。

  钱谦益诗里说:“懒将没骨貌花丛,渲染由来惜太工。会得远山浓淡思,数枝落墨胆瓶中。”我懒得用没骨法将花画出来,因为画有人的工巧在里面。如果你能领会到远山四时变化的味道—大自然的千奇变化,随便拿几枝花插在瓶中,就是一件非常好的艺术品。

  瓶花审美有了,艺术的高度也有了,还要回到最具体的问题—花目。什么样的花可以用来插花?为什么这样的花可以用来插花?为什么每一个人在谈到插花的时候对花目的选择不同?这里面涉及深厚的中国文化的问题。

  从《诗经》开始,尤其是从《楚辞》开始,中国人对植物的认知与西方人完全不一样。赋、比、兴,都是从诗人眼前看到的东西引发出人的情感。“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诗人听到了雎鸠在河边叫,雎鸠对爱情的忠贞,引发了诗人对美女追求的联想,这就叫“兴”。诗人通过听到的声音、看到的物象,用其某一个特性来比兴要谈的事情。

  《诗经》里有很多关于植物的比赋,尤其到了《楚辞》,这种传统全部确定下来了。芳草比喻君子,恶草比喻小人,这种文化一直延续到现在。我们现在一说“岁寒三友”就是指:松、竹、梅。松树,坚贞、挺拔,给人不畏严寒的意象。比如《竹谱》里记载了几百种竹子,普通人对竹子没有那么多的知识。南方人可能还知道春笋、冬笋的吃法以及用途,而北方人可能了解的就比较少。但一提起竹子,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凌云”“虚心”“有节”,都是一些人格化的意象。这就是中国文化对我们的影响,并且一直深深根植在我们的生命里面。所以,我们对植物的理解跟外国人是不一样的。

  我们讲瓶花,并不是让大家回到明代,回到宋代,我们也回不去。我们插的就是通俗的当下的这种感觉,我们努力把当下的时代性、庸俗性去掉,才能融进历史,将来才有可能形成新的传统。“笔墨当随时代”,其实不需要,你的笔墨出来就是有时代性的。能够超越时代,才能留给后人。

  中国风应是优雅与空灵的

  作者:小林(林帝浣):画家,摄影师,立志做摄影界书法最美的段子手,漫画界文笔最好的美食家,然而小林毕业于临床医学系。著有《等一朵花开》《时光映画》《诗经绘》《我想给你拍张照》《遇见新疆》《中国最值得拍摄的50个绝美小镇》等。

  观点:现代中国人的审美一定会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比如看到一张手写的字,就会觉得这个书法好美,看到云雾缭绕的山川,就会觉得好像一幅水墨画。溪山清远,烟雨人家,杨柳依依,永远是中国人的家园梦。但对中国美的表现,却是肤浅者居多,艳俗土气的民间艺术符号简单运用,陈陈相因的大红大绿,或者粗野狂躁的当代艺术,让优雅的传统之美成了一种尴尬的存在。其实,美当随时代前行,守旧不思进展,必定导致呆滞乏味。中国的每一个辉煌时代,美一直都在进化转换。找到传统的美中能与当代精神契合之处,以最大的力气走进去,再以最大的力气打出来,是我们这一代人该做的事。

  

  二十四节气,中国人的诗意栖居

  我曾经出过一本书叫《时光映画》,用镜头记录二十四节气,也曾经画过一组二十四节气国画,并在中国向联合国申请把二十四节气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时,作为展示画呈现。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这首节气歌,在儿时曾反复吟诵,却老是背不全。二十四节气,是中国人诗意栖居的创造,衣食农事,依季候而作,随岁月流转。光阴逝去,转眼长大,忙碌生活开始让我们忽略,天地万物的美丽曼妙,生活瞬间的微妙幸福。日子每天平淡过去,阴晴雨雪,花开花落,似乎惊喜甚少。但那些逝去的岁月,每当我们无意提起,却发现原来记得那么牢。春来秋去,夏暑冬寒。

  时节有冷有暖,心境有喜有悲。当有一天老去,这些回忆,将是我们可拥有的唯一财富。

  2017年春节期间,在央视一套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大火,深得广大观众的赞许和好评。作为这个节目的舞台背景绘制和动画制作者,我深感荣幸。2016年11月,央视《中国诗词大会》栏目组找到我,希望为这季节目专门绘制一组十张的诗意画舞台背景,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当然挑战还是不小的,这档深受观众好评的节目,作为舞台创作,决不能敷衍了事。而且创作时间只有短短两周。

  好在,以前经常画唐诗宋词的意境画,从小对诗词就喜爱,初中时就在湛江少年儿童图书馆借过《全宋词》,大学时读《全唐诗》,但实在太厚了,所以只挑了几个喜爱的诗人全集来读,为此花去过无数时间。

  央视节目组交来的十句诗,都是很熟悉和喜爱的,所以画面构思方面没有太多障碍,不过由于舞台背景的尺寸和展示效果的特殊要求,最后的成品还是很费了一番思量。这组作品,由于创作时间短,尚有许多瑕疵和不足。接下来,会尝试创作更多的诗词意境系列,希望中国这一优秀古典文化,在当代能获得更多的传播和焕发新的魅力。

  书法与阅读,相辅相通

  大家都知道我也练书法,经常有朋友问我,书法如何入门,现在才开始练字,会不会太晚了?永远不晚,书法不像体操跳水需要从小练起童子功。相反,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对美的判断和定义也会越来越高明,开始写字的年纪越大,进步就会越快。有些老人家,退休了才开始练字,水平突飞猛进让人惊异,正是这个原因。

  如果想写一手让人称赞的好字,能坚持一年半载不间断的练习就可办到。但想成为书法艺术家的话,绝不是三五年的问题,很多人练了一辈子的字,也差强人意。现在号称书法家的人很多,但大多数只是一些手艺或精或粗的工匠。书法写到最后,技巧其实是很次要的,个人的气质学养内涵,往往决定了高下。因此,就算时至今日,以书法家为职业依旧是不切实际的。但是,书法又是进入中国文化的不二门径,如果你想在国画、摄影、文学、传统文化上有所进取,书法正是这样的一个桥梁。

  对于中国画,尤其是写意的水墨画,书法上用笔精通,将会让你事半功倍。书法的空间变化,一笔一划之间的起承转合俯仰连断,大有学问,比西方绘画的构图、光影、色彩什么的玄妙多了。通晓了其中奥秘,美术领域比如平面设计、摄影摄像,都可以无师自通,转换无碍。练书法而不读古书,到最后终成工匠,作为中国文本的表象,书法与阅读,从来都是相辅相通的。

  以前读书的时候,学古文是相当痛苦的经历。读起来拗口难懂不说,常常一句话里,就有好几个古怪的生僻字。更别提那些奇葩的修辞手法,乱七八糟的倒序互文,很难说得上是愉快的阅读经历。高考时,感觉达到了自己一生数理化文史哲知识的巅峰。此后的岁月,知识水平都在走着下坡路。中国古文也是如此,无论四书五经,还是诸子百家,似乎已渐行渐远。有时想读些中国传统文化,竟觉得无从入手。直到遇到了这本书。这书是地摊上无意买到的,名叫《小窗幽记》,古典线装,价格只要九块钱。随手翻翻,没想到,越看越喜欢。而且根本不需要翻译,这种阅读快感实在是太棒了好吗!

  《小窗幽记》是明代文人陈继儒所做的读书笔记,就像我们现在一样,读书看到精彩的句子,就找个小本子抄下来,最后凑成了这本书。书里有很多句子,是我们现在也十分熟悉的,比如: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五夜鸡鸣,唤起窗前明月

  一觉睡醒,看破梦里当年

  看来,读古书也要从自己容易读进去的书下手才行。你们也不妨先从唐诗宋词或者这种枕边小书读起。

  古典的旗袍,时尚的生活

  作者:绿茶:一个茶一般的女子,现居武汉,湖北省作协会员,湖北卫视调节面对面特约评论员,自媒体人。个人公众号:茶语微笑。

  观点:明月推销的不仅仅是古典精致的旗袍,更是一种自律与力量感的生活方式。因为真正热爱旗袍的女子,既是古典范儿的,她们欣赏婉约之美,爱好琴棋书画,才艺俱佳,同时也是时尚的,她们虽然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从事不同的职业,年龄差别也很大,但她们都懂得自律,努力精进,自信阳光。

  

  年前的购物清单上,除了食物以及送亲友的礼物,再就是衣服,而衣服我现在只买旗袍。人到中年,发现旗袍是最适合自己的衣服。从2017年10月开始,我在一个网店买了7条旗袍了,有点疯狂。跟网店的创办人明月聊天,我笑着告诉她,我现在对你家的衣衣上瘾了,挣的钱都送你家了,怎么办?她说,努力赚钱,认真工作,好好保养,永远做最好的自己。几乎每天都穿旗袍的她就是这样身体力行的,精力旺盛,加班、健身两不误,美丽自己、平衡事业和家庭,她都做得很好。我问她,你有多少旗袍?另外,你所知的客户群里拥有旗袍量最多的是多少条?

  她说,自己的已经数不清了,而群里300多条的也有。我告诉明月,我有十多条旗袍,已属于朋友中的旗袍控。她说,慢慢的你会进阶,旗袍会让你成为一个永恒的经典,孩子们长大后想起你来会说,你是一个传奇女子。

  她太会说话了,而年轻的她自带传奇女子属性,当年复旦大学金融系毕业后进知名外企做高级白领,但生于上海裁缝世家的她,在耳濡目染之下对旗袍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热爱,最终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拿起了软尺和剪刀,并在淘宝上开了一家旗袍专卖店。几年打拼,年销售额早已突破千万。相对于创业者的身份,她更愿意称自己为“首席旗袍设计师”。

  我喜欢的是她用旗袍传递的生活理念,将古典与现代结合,把优雅精致的古典范儿落实到现代人的日常生活中,她立志要让旗袍成为中国女性在日常生活中也经常穿着的一种服装,而不仅仅只是演出服、走秀服。群里的这些旗袍粉们,都讲过自己从一开始穿旗袍出门时的忐忑到后来自信从容的转变过程,现在,旗袍成了她们衣橱中最多的服装。旗袍的古典、精致、婉约、内敛,对穿着者有体型和气质上的要求,能把旗袍穿得好看的女人,行走在人群中自有风情万种,美丽,而且与众不同,令人过目难忘。

  除了定期发布与推介新品,明月会在每周五晚上固定的时间给大家讲有关旗袍的微课,她讲旗袍史,讲宋美龄、张爱玲等名人的旗袍趣闻,讲旗袍上那些盘扣与饰物的讲究与寓意,讲每一款设计中传统文化的意象与灵思的巧妙结合。另外,她随时随地与大家分享自己工作中的收获与感动,如在布料商那里发现了精美的面料,去探访苏州绣娘的工作与生活,等等。她每天神采飞扬,在群里被大家称为“女神”,是将古典情怀与当下生活结合得最好的一类女性。

  供图:受访者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