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慕麟家庭:敖慕麟和母亲的特殊决定

2020-04-30    来源:女性之声
分享到:

  

  面对疫情,全国人民戮力同心,众志成城。在为“疫”而战的各方力量中,有包括“最美家庭”在内的许多家庭挺身而出,在支援一线、宣传引导、捐款捐物、志愿服务等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女性之声特别推出“小家大爱”栏目,为大家讲述他们的抗疫故事,致敬小家大爱!

  敖慕麟原本生活在一个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但疫情之下,一家三口相继出现感染症状。最终,父亲敖醒吾因新冠肺炎离世。之后,敖慕麟和母亲做出了一个特殊的决定——捐献父亲的遗体。

  

  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一家三口感染新冠肺炎  父亲重症住院

  1月23日,武汉“封城”。敖慕麟作为特约记者,在武汉现场报道疫情。为了减轻儿子的负担,59岁的父亲主动承担起了为儿子开车的任务。采访期间,父子俩尽量做好防护,采访地点基本都在空旷的地方,避免去医院等高危地方。

1月25日,敖慕麟作为特约记者在武汉报道疫情。

  然而,1月26日夜里,母亲庄建文开始发热。接下来两天,敖慕麟和父亲敖醒吾均出现发热,父亲还伴有肌肉酸痛和全身乏力的症状。1月29日,经医院检测,敖慕麟的父母均双肺感染,敖慕麟单肺感染。2月3日,敖慕麟的父亲敖醒吾作为重症患者被金银潭医院收治。

  在病房仍不忘叮嘱儿子要感谢医生

  一向乐观开朗的敖醒吾在住院初期非常要强,不愿意给医护人员添麻烦。然而,他的病情并没有好转。2月15日,敖醒吾开始用上高流量氧气。2月16日早上,医生在查房的时候,用敖醒吾的电话给敖慕麟打了一个视频电话。

  敖慕麟:视频电话打完之后,我父亲又打电话过来告诉我,这个医生叫尚秀玲,很负责。他说如果等病好了,你一定要去感谢一下人家。

  2月17日,在敖醒吾59岁生日的前一天,他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此时,敖慕麟与母亲感染症状已经消失,开始居家隔离。由于无法去医院照顾父亲,敖慕麟不断通过微信语音、视频鼓励他。

  记者:当时想过最糟糕的情况吗?

  敖慕麟:当时父亲已经上了人工肺,我知道人工肺是最后的手段。但是我不敢想,确实不敢想。我只能说尽力,躺在病房里的是我父亲,他是我的至亲,在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放弃。

  父亲抢救无效离世  母亲做了一个出乎他意料的决定

  3月29日傍晚,医生连续打来电话,称父亲进入抢救状态,直至8点30分,父亲因抢救无效离世。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敖慕麟说:“我手拍在地上,那一瞬间感觉很凉很凉,我以为拍到水里去了,我在电话里不知道说什么。”

  等挂掉电话,敖慕麟看见母亲已经扶着床瘫坐在地上。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母亲随后拉着他,用很小心、试探性的语气说:“儿子,我有一个提议,是不是捐献你父亲的遗体?”

  敖慕麟的母亲庄建文:第一次体会到撕心裂肺的感觉,但是我认为还是要面对。哭了,喊了之后,然后再坐下来,冷静一点,还是要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我不知道大家理不理解。我已经这样决定了,所以我想得到孩子的理解。

  此前,医生并没有对敖慕麟母子提出劝捐的建议。但敖慕麟说,母亲提出来之后,自己必须去做。在向医院询问了捐献遗体的流程后,敖慕麟在白纸上写下了同意书,拍下照片发给医院,医生给他的回复是:“谢谢你的大义。”

  “父亲坚强乐观,如果他知道会赞同母亲的选择”

  当天晚上,敖慕麟代表母亲办理完了父亲遗体捐献的手续。4月2日,敖慕麟在殡仪馆领取了父亲的骨灰,安放在了他与母亲给父亲选的陵园。

  记者:如果你父亲生前能够做决定,他会赞同你母亲的选择吗?

  敖慕麟:我父亲是一个坚强、乐观的人,他遇到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很恐慌。我相信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这个事情是有意义的,可能会帮助更多的生命。我觉得他也会赞同母亲的选择。

  庄建文:国家、医生都为我们付出了,我们也没有什么能够回报的。人死了不能复生,我们活着的人就应该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社会就是人人帮我,我帮人人。有人帮了我们,我们在可能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能伸把手,为什么不能做一点对社会有贡献的事?

  资料来源:央视新闻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