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蛮:用琵琶讲好“中国话”

2019-06-15    来源:《中国女性》海外版
分享到:

  

  作为蜚声国际的琵琶演奏家,吴蛮用29年的时间在世界音乐舞台上将琵琶的艺术 魅力发扬光大,获得格莱美奖并多次获得格莱美奖提名。她致力于参与音乐跨界 合作,与不同国家、民族的音乐家碰撞火花,让琵琶在世界音乐和乐器之林中“说 中国话”,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

  

  旅美30多年,琵琶演奏家吴蛮仍然忘不了的是,在 西湖边喝着茶听着琵琶弹奏“吴侬软语”时的惬意自在, 这种属于中国人的调性从小就深深印在她的心上。

  成长于杭州的艺术之家,父亲是画家,母亲是老师, 吴蛮天赋中自带对于艺术的敏感悟性;从小居住的京剧 团、歌舞团、美院等集聚的“大杂院”也为她带来底蕴深 厚的文化熏陶。但让吴蛮受益更大的是父母的宽容。“无 论我去北京发展,还是去美国,父母都很支持我的选择。 但他们常嘱咐我的是,学一样就要学好一样,学到底。”

  吴蛮在国内的学艺之路堪称一帆风顺,以琵琶演奏 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并成为了琵琶专业 的第一位硕士。她在全国大赛中获得了第一名,顺利地留 校任教成为了一名老师,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但正 如她的名字里有个“蛮”,她的个性里也有着一股蛮劲, 这让她总试着不断突破自己安稳的人生。“80年代国家 开放,出国潮兴起,很多学生都出国留学,我身边很多学 西洋乐器的同学都出国了,我就想为什么学传统乐器的 就不能出去?一句话,我想看世界,就离开了。”

  吴蛮抱着琵琶去了美国,很快遭遇了初入无人识的尴尬,没人认得她和她手里的乐器。“那时美国人对中国 的了解不多,只知道李小龙。”但她失落的同时又感觉掉 入了一个“仙境”,全世界的音乐如爵士、电子、摇滚、音 乐剧场、实验音乐、学院派音乐、主流音乐,都在她面前 铺展开,她像一块海绵,开始不知疲倦地吸收营养。

  除了学习音乐、语言,她还到中小学、社区中心去演 出,从零起步去推广琵琶。没人认识她,并不妨碍她在舞 台上弹得自得其乐,享受着最单纯的快乐。一年上百场 演出,一年中有一半时间她奔波在演出的路上,独奏会、 交响乐、室内乐,和其他传统音乐家巡演,各种各样的 演出形式她都尝试着。随着吴蛮在舞台上出现得多了, 美国人知道了有一种中国乐器叫琵琶,有一个弹琵琶的 中国人叫吴蛮。近30年的时间,吴蛮执着地用一场场演 奏会打开了局面。“她的演奏遍及体育馆、音乐厅、博物 馆。琵琶传统的曲目量非常小,但通过努力,吴蛮已将 其扩大了数万倍。”她的朋友、著名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 说。从美国的音乐界到城市中的普通人,琵琶已经被普 遍地认知。很多美国当地人、音乐界的从业者都成为了 吴蛮的乐迷。

  着迷于跨界合作

  “听西方的交响乐或者室内乐,会有‘热闹’‘满’的 感觉,像西方绘画一样,在画布上铺满颜色,然后做细节的 处理。而中国的音乐,有很多的留白、韵味,它抽象、含蓄, 充满想象力。中国的传统音乐里,一个音可以持续很久很 久,回味悠长。”吴蛮有着多年与西方音乐家跨界合作的 经验,对中西音乐特色有着直接而形象的感触。

  吴蛮说,琵琶是“说中国话”的乐器,它有着中式的手 法、意境,有属于中国的美学特点。它的特色,使它立于世 界音乐之林。在美国,与不同音乐碰撞的过程中,吴蛮着迷 于用跨界合作的方式去了解其他类型的乐器和音乐文化, 彰显琵琶的魅力与特色。

  吴蛮通过演出来推广琵琶的过程中,一些外国的音乐 家主动找到她交流,想与她合作。在这样的契机下,90年 代中期吴蛮与“克罗诺斯”弦乐四重奏组结识合作,将中 国音乐家谭盾为其创作的作品《鬼戏》成功地进行了世界 巡演。

  2000年,大提琴家马友友创建“丝绸之路”乐团,并 迎来了来自25个国家的70余位艺术家和作曲家。这个跨越 了国籍、文化的音乐计划,被《波士顿环球报》誉为“流动 的没有墙壁的音乐实验室”。吴蛮受邀后欣然加入,成为了 创始团员之一。乐团致力于重视挖掘古代丝绸之路沿线地 区的文化遗产,以及将这些地方有代表性的传统音乐重新 介绍给世人,去促进文化、艺术和思想传统的研究。有演出时,团员从世界各个角落汇聚到一起,一起描绘一张拥 有各自民族特色的音乐之画。

  这次合作,让吴蛮有了新的收获。“不同国家的音乐 家坐在一起创作,是一种令人感动的体验。像阿塞拜疆、 伊朗、蒙古、印度的音乐家,都因为这次合作而有机会坐到一起,我们互相吸收彼此的文化和音乐养分,充实自己的 创作。琵琶通过这样的跨界合作,能让人更深地感受到它 的特色、与众不同,这就是音乐的力量。”

  在吴蛮看来,与弦乐四重奏组、丝绸之路乐团的跨界 合作,意义非常,“过去的演出中,观众是为了听琵琶这个 中国乐器而来。跨界合作,让那些想听马友友的大提琴或 者想听四重奏的观众偶尔听到了琵琶。在一个新的环境 中、世界的舞台上,琵琶的独特、中国传统文化的味道会 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琵琶的观众面扩大了,舞台也变 得更宽广。”

  寻根之旅

  越在国外闯荡,吴蛮越明白根的意义。“在国外, 很多人会问我,中国音乐是什么呀?一两句说不清,中 国的音乐太多了。但是作为中国的音乐家,我要知道 自己的根,要知道自己的特点在哪里。”作为一个学院 派演奏家,对于很多民间的音乐形式,吴蛮并不了解。 她希望能将真正代表中国的原汁原味的音乐带回到 世界的大舞台上。

  2006年,美国卡内基音乐厅计划举办两场有中 国传统特色的音乐会,找吴蛮帮助策划。吴蛮非常开 心,她决定要寻找并呈现那些西方观众还没有接触到 但又非常中国化的传统音乐。她去山西、陕西,寻找 华阴老腔、皮影戏。往往是从美国到北京的第二天, 她就开着车下乡,住到县城里连热水都没有的招待 所,待上10天,再回北京,回美国。这样的旅程,一遍 遍地轮回。虽然很苦,但吴蛮忙得不亦乐乎。

  在她看来,“江南丝竹”琵琶二胡扬琴笛箫笙, 比较精细,而真正的中国民间音乐是没有被抛光过 的。她发掘了目前仍存在于农村的道教仪式、皮影老 腔、地方戏曲和民歌中最原始的音乐,让它们走进了 卡内基音乐厅,让中国民间音乐家成为了主角。“我在 舞台上弹老腔的调子,弹秦腔,用琵琶来演奏,非常有 意思,有中国风格。还有皮影戏,集结了中国几千年的 文化,音乐、故事、手工艺俱全,呈现的是一整套中国 传统的文化。”

  

  让全世界听见琵琶的妙音

  多年在琵琶演奏和跨界合作中深耕,吴蛮也获得了音乐世 界对她的高度认可。2013年,吴蛮荣获《美国音乐》杂志评选 出的全美年度演奏家奖,这是有史以来该奖项首次颁给一位非 西方器乐演奏家。她获得了格莱美奖,并多次获得格莱美最佳 演奏奖和最佳世界音乐专辑奖提名。

  2017年,在第59届格莱美奖中,吴蛮参与的丝绸之路乐 团专辑《Sing Me Home》(歌咏乡愁)斩获最佳世界音乐专辑 奖,而专辑中的开篇曲《翠绿(文森之歌)》是吴蛮为儿子创作 的。“我的儿子在四岁的时候,嘴里经常哼唱着一首歌在家里跑 来跑去。有一天,我问他是在哪里听到这首歌的,他说:‘妈咪, 我不知道,这是我自己编的’。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旋律打动了 我,于是我把它编写成曲,以此记录儿子童年时与我们一起度 过的快乐时光。这首曲子以我喜爱的绿色命名。绿色代表万物 生长,春意盎然,重拾活力与热情,犹如一个四岁的孩子!”

  吴蛮与来自古巴的音乐家Luis Conte和来自夏威夷的音 乐家Daniel Ho合作的专辑《听见彩虹谣》,也入围了格莱美世 界音乐专辑奖。Luis Conte是美国流行乐坛争相与之合作的著 名打击乐音乐家,而Daniel Ho是好莱坞电影著名的制作人之 一。三人用12首乐曲、超过50种乐器,碰撞出令人惊艳的音乐 火花,如同彩虹跨越国界与民族。合作里面所有曲子都是以琵 琶为主演奏的世界民谣,还用了许多的弹拨乐器,比如吉他、尤 克里里、曼陀铃、贝斯以及一些打击乐。“那时格莱美最佳世界 音乐专辑奖的天下属于非洲音乐、印度和中亚音乐,中国音乐没 有进入过,所以能入围,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突破。”吴蛮说。

  回首来时路,每一个阶段对吴蛮来说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最近的一件大事是她与马友友合作演奏了由中国作曲家赵麟创 作的《逍遥游》双协奏曲,在纽约完成了首演。“在这么大的舞 台上,让琵琶和中国音乐,被更多的人看到、听到,这是让我印 象深刻的一次合作。”

  

  谈到国内琵琶演奏的发展时,吴蛮说,如今国内的年轻人 非常厉害,很多人很有才华,一代接着一代地往前走。现在琵琶 专业学生的数量也远远超越了过去。但他们还需要加深对中国 传统文化的理解,因为当有一天站到世界音乐舞台上时,他们会 明白寻根的意义。   

  吴蛮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演出,从偏远的山区、城市社区到 世界顶尖的音乐厅,但她说,在她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演出并 不是在各国大型歌剧院和顶级的音乐厅,而是在塔吉克斯坦一 个略显简陋的小音乐厅里。“那次的现场演出,观众非常安静, 我在台上都能感受到他们的专注和呼吸声,弹奏中每一个手势 都能得到他们的反应,有一种遇到‘知音’的感觉。当地的人们 不算富有,甚至缺少娱乐,这样一场音乐会对他们来说,重要 又难得。他们对待音乐那种非常单纯、虔诚的心态深深感动了我。”

  犹抱琵琶,驰行在宽广的音乐之路上,吴蛮仍然秉持着她 热爱中国传统音乐的一颗心,让琵琶在世界音乐和乐器之林中 “说中国话”,展示出无穷的魅力。

  

  (记者 李文杰 摄影 张佳敏 供图:吴蛮)

本网站部分资讯(包括文字、图片等)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电话:010-65103556 6510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