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之声>>新闻资讯>>女声

王华革:把一生付给智障人的“特奥妈妈”

2018年02月12日 16:28  来源:人民网

我希望媒体报道残疾人群体的角度要更精准,精准助贫助残。比如智障人士的角度,需要精准报道他们。感动人多了,收视率高了,人看得多了,宣传力度就大了。

——全国文明家庭称号获得者、特奥义工王华革

2月5日,全国文明家庭称号获得者、特奥义工王华革在人民网做客强国论坛。以下是访谈实录。

主持人:您用30多年时间帮助智力障碍的儿子圆了冠军梦,是什么力量支持您一直坚持下来的呢?

王华革:赎罪。我是一个母亲,我没把孩子健康地带到人间来,我觉得是我的一个罪过。因为作为一个母亲,在你怀孕的时候,肯定想象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一个漂亮的女孩还是英武的男孩,但是,在我怀孕生产的时候,出现了难产的迹象,是两个护士给我按肚子,挤出来。挤的时候就发现脐带绕脖子三圈,把孩子拽出来以后,孩子一直是窒息状况,他们采取了很多措施抢救。我一直等待着孩子的哭声,到最后,他都没有哭一声。我的孩子是没有哭声来到的人间。我觉得我是个不称职的妈妈,没有给他健康地带到人世间,生的时候,就是窒息过长引起了脑缺氧,而且还带有脑瘫的迹象。等到三岁的时候,他们就给我指标,我说给我指标干啥?说你孩子是残疾人。从他生下来,人家给他定为残缺的一种孩子。我们两口子因为孩子这样,也就决定不要二胎。我们把这一生就付给他,陪伴他,训练他,康复他,也就拿我的后话说,我们把他当做实验品吧,看到底把他造化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也通过我们土的方法,当时通信也不发达,也没有网,什么资料也没有,我们靠着我们是老师的本能,用正常的教育来投入特殊教育中摸索,摸着石头过河,经历这37年,已经摸索到了他到今天这个样子。

主持人:您儿子当了运动员,是您二老帮他选的这条路,还是您儿子自己对这方面感兴趣?

王华革:这也是在摸索的过程。当时因为没有教材,也没有先例,自己也没有经验。我们这个孩子不可能进幼儿园,一辈子没有上过学,也没有那样的特殊学校,一直跟着我在工作单位上,我爱人在学校参加乒乓球爱好小组,8岁半,孩子就跟着捡球,当时我觉得他对球感性,我们陪伴他的时候,就是在摸索如何康复他,如何帮他行走方面、能力方面等等,发现他的亮点和兴趣点,通过他的兴趣点,来给他记录。当时8岁半的时候,发现他对乒乓球感兴趣,才开始引他走上了乒乓球。

主持人:您从2006年开始牵头在社区成立了为残障人士提供免费康复学习的特奥班,当时为什么决定做这件事情?

王华革:这还是从孩子说起,因为我们把孩子康复,16岁走上特奥赛场。通过他的比赛,我们更有信心了,因为我们不是要求他得什么金牌、银牌,我们觉得他在赛场上,通过展示能增强他的自信心,因为乒乓球训练虽然苦,但能提高他的能力,比如康复他的手脚协调能力、反应能力,能提高他的智商和认知,所以我们一直走的乒乓球这个道路。通过打球,他的协调能力、反应能力、认知能力,他对生活的一些自理能力,都有一些帮助。所以我们坚持走这条路。而且,得了奖牌以后,挂在胸前,他有一个特别自豪的感觉。因为他到现在说话都不行,他表述不出来,但是我看他的行为和他的感觉,我觉得,他特别喜欢,也特别想通过乒乓球来展示自己的能力。他虽然不会叙说,但我知道他想让别人夸奖他,因为他小的时候被人家讽刺过、挖苦过,他也不想让别人瞧不起。所以,我要给孩子自信,让世人认可,也有自尊。我的宗旨就这几句话,给这一类孩子、给这一类孩子的家长,就是这个(自尊)。后来领导觉得可以开展这项活动挽救更多的家庭,就跟我商量,当时我就一口答应了。因为我觉得我们孩子在这个特奥赛场上得到了一定的认可和荣耀、自信,对家长来讲,对家庭来讲,也是一个安慰,也是一个动力,也是挽救一个家庭,所以我就答应了。当时我就跑了铁路上各个单位,到了人事、劳资那儿去调查,你们这个单位有没有这样的孩子,有没有这样的家庭,我跑了十几个单位,又上门了五六家,有七个家庭的孩子来到了社区。这个时候社区领导挺好一口答应。这么多年坚持做这个,感谢领导的工作,也是为这些孩子,这个群体,用我的工作、行为,来感恩社会,回报社会,所以我就能坚持到现在。在孩子身上看到希望,给别的家庭和这种孩子在苦难中,救一救,拉一把,不要把他们往外推。办这个康复学习班,就是拉和帮助的问题。

主持人:从最开始有七位学生在特奥班,发展到现在,特奥班有多少学生?特奥班取得了哪些成果?有没有哪些特别难忘的事情?

王华革:特奥社区,现在改为阳光家园,这里让近三百个家庭受益,如果加上外区的是近400多户家庭。平时社区基本是固定40几个孩子,有的是慕名而来,搭两个小时的车。通过我们这个点辐射出去受益的家庭是这么多。我们都是名校了。残疾人有五种类型,智障、精神、肢体、盲人、聋人。以前我们专注培养智障这一类的孩子参加特奥,我们社区以摇篮形式培养特奥运动员,原来是一个孩子,到现在有30个孩子。原来特奥社区,就是单类型的,现在阳光家园这五种孩子都有,扩大了,享受的孩子多一些,特奥社区变成了阳光家园。到社区的孩子,智商都是比较偏重的,其中有一个孤儿,我特别难忘。领导说,把这个孩子给你,以后就认你为妈妈,我就把这个孩子接纳了,把他当二胎带。我一叫他喊妈妈,他就哭,想起自己的妈妈,当时他还把妈妈的照片放身上。从他穿的、吃的、用的,这11年来,差的我都贴上去,缺的我就补上去,没有把他当个外孩子。我为了想让他成家,去求理发店的老板教他一技之长,那个理发店师傅很好,免费教他,一直现在带了七年,他现在学会了洗头按摩,而且又学会了用电推子去理发。一直到前年,因为社区的老师有点松劲了,我就说他们,你们还不使劲,还不努力,我都要死了。我一直想有接班人快点来接班吧,我都老了,不能挺几天了,这个班接不好,这些孩子们就倒霉。他当时在隔壁房子,就过来了说:我不允许你死,不许你死。我说完了,我这辈子死还得让你打勾批准。我觉得这是他心里的话,是他的感恩之话。他在我们家吃喝那么多,他也不说谢谢,他也没有什么感恩之举,也没有感恩之语,谁知道那天突然说出这种话来,搞得我心里特别激动。虽然他说不完整,我想在他心里不希望我就像他妈妈一样,就走了。说明他不希望我走,在乎我,也是一种感恩之心。这么长时间,得到这句话,我觉得我们这个付出是有认可的,是有回报的。我觉得值了,这辈子。

主持人:我们知道去年您的家庭获得了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的称号,12月12日还作为代表受到了习近平主席的接见。您能向我们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是怎样的?您的心情是怎样的?

王华革:当时谁也不知道是习近平主席的接见,当时我还让他爸去,我说你去,你代表咱家去吧,他爸说,我不带,他爸特别低调,老老实实干活的人。我爱人是党校校长,他挺正能量的,给孩子买手机,走,我们去给孩子买手机,买衣服,每年过年新年都是新的一套衣服。都是他主动,而且我捐钱,他从来不吭声,从来不跟你计较。我觉得男人低调得没得了。我说你去吧,他不去,非要让我去。去了以后,到了晚上,我们宣传部部长去了,告诉我们,明天习近平出席,我们心里好激动,当时首先激动什么,我是替这些孩子激动,我们做这点事,其实我是以赎罪之心去做的,我觉得是代劳之举,兼顾之举,没有想那么多。后来习近平接见,我首先第一反应是说,国家领导对我们这类群体的孩子和家庭给这么高的荣誉。习近平跟我握手的时候,我说:习主席,我替这些残疾孩子向您问好。全场都说习主席好,习近平在那笑。我心里想,孩子们,你们真有福气,王老师为你们受到这么高级别的接见。你们也就沾光了。沾了国家主席级别的光。作为普通的人,受到这么高的奖,我觉得给我是个动力。后来我说,我就做到死,闭眼那一天我就不做了,只要我还能动,我就一直做。就像我原来说的,我是一个65岁的老人了,虽然是先进,我觉得先进都是无所谓的,只要他们认可了,我的学生都是残疾人,他们关爱残疾人的角度才选我为先进的,并不是我做的多好,我是代他们。

王华革一家  来源:湖北文明网

主持人:您刚才说到残疾人的公益事业是个短板,您觉得社会还需要做哪些努力帮助残疾人群体能够更好地融入社会?

王华革:我希望媒体报道的角度要更精准,精准助贫助残。比如智障人士的角度,需要精准报道他们。感动人多了,收视率高了,人看得多了,宣传力度就大了。因为我一直是抱着把他们宣传出去,把他们推广出去,把他们展示出去。我说我天天找地方把他们“迈”出去,我就完成任务了,这个“迈”不是“卖孩子”,我说的是“迈步”的“迈”。那天记者跟我沟通,非要拍我们家,我说既然好妈妈,我就马上想到社区活动,我就说要把孤儿带去。后来我带社区的孩子,带了七个孩子、七个家长。孩子上台,孩子们展示才艺,古筝、葫芦丝、小提琴,这样展示,向社会宣传。对于智障孩子来说并不是想出个名什么的,他觉得是一种快乐的活动参与了,而且被宣传了,是一个重视。因为我们家庭受歧视、受鄙视、受瞧不起、指脊梁骨的事太多了,我受过这种。所以我觉得他们都跟我一样,绝对受过。我努力地争取让他们减少这个耻辱。他们参加活动多了,宣传多了,上电视多了,对他们来讲是抬他们的自信和尊严的。有一个孩子,通过拍电视,参加运动会以后,回去以后,他们社区就非常重视他。这就精准了。

主持人:农历春节就要到来了,您在新的一年当中有什么愿望?

王华革:希望媒体能更加精准地宣传弱势群体,比如精准到唐氏宝宝,唐氏综合症的孩子,我们现在搞了专门的唐氏宝宝乒乓球队,已经有八位孩子参加乒乓球队。因为全国还没有唐氏宝宝乒乓球队,这次搞唐宝宝乒乓球队,就是希望再精准一些。

友情链接

  • 女性之声APP女性之声APP
  • 女性之声公众号女性之声公众号
  • 享学吧APP享学吧APP